AD
首页 > 娱乐 > 正文

冠军欧洲 [青春是一场酣畅淋漓的痛]青春是一场淋漓尽致的痛

[2020-01-08 00:15:02] 来源:本站 编辑:小边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这几个月是我永世不忘又弥足珍贵的日子,这一段流年里,我复读着高四,依旧是那些老师,那些课本。在不断地讲评练习中我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东隅已逝,桑榆非晚,于是怀揣着一颗火热冠军欧洲的梦走向一地荆棘。时间像是一阵风呼啸着前行,忽然间已过了期末考,似乎距上次入校并不是很久,可确实过了半年了,也许是这半年里发生了太多,丰富充盈的故事淡化了时间,仔细回忆那些

  这几个月是我永世不忘又弥足珍贵的日子,这一段流年里,我复读着高四,依旧是那些老师,那些课本。在不断地讲评练习中我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东隅已逝,桑榆非晚,于是怀揣着一颗火热冠军欧洲的梦走向一地荆棘。

  时间像是一阵风呼啸着前行,忽然间已过了期末考,似乎距上次入校并不是很久,可确实过了半年了,也许是这半年里发生了太多,丰富充盈的故事淡化了时间,仔细回忆那些记忆的残片,如同是月下的一江磷光,闪闪发亮,而又无法触及。

  宣判的那一刻我才意识到命运的残酷,我曾在高三信誓旦旦的说,即使是高三也不值得我舍弃一切去成就一张张菲薄的纸页。于是依旧无所顾忌的自以为是,上课看小说,放假玩游戏。可最后的那一刻我看才知道,小说与游戏永远不会原谅我的轻慢,双眼直直地望着屏幕上那苍凉冰冷的分数,像是嘲讽讪笑,我明白,一切都在情理之中,正如我永远无法原谅44分的作文成绩一样,成绩无法原谅我的颓唐。一切的痛与伤感都与一瞬间凝集,参杂在莫名的镇定里,心如刀绞。

  接下来的日子满溢着无奈的挣扎,曾经铁了心要离去,最后却不得不屈服于宿命的安排,当心存侥幸的志愿填报石沉大海时我彻底迷茫了。青春原本希冀的光环只把人照的苍白,所有的心存侥幸都已被歇斯底里的泪水淹没。记得我那是陷入了很长的一段消沉,一切的笑与兴致都风流云散。也曾埋头于电脑前无休止的游戏试图在激烈的杀伐声中消弭伤痛,也曾对着墨瓶手执羊毫宣纸,试图让自己沉静下来,但终不过是一场虚妄,带着浮躁的心上路,字依旧一塌糊涂,游戏也跌入到了最低谷。

  幸好时间可以改变一切,让人忘却伤痛,消沉伴着泪水流尽,而后是烈日下分的我奔向登天的虹。

  高四啊。

  又一次踏入了这座大门,花花草草都与去年别无二致。心境却回不到从前。看着那冠军欧洲些花草,繁盛的木棉,高大的白槐,万条垂下的杨柳风飘飞絮,毕业留影出的花坛承载了太多的记忆,伏在从中高声嘶喊的鸣蝉黯将留念抛向白云深处,落下来,破碎了一地思量,熙熙攘攘的阳光穿过树缝,斑驳了片片阴影,凌乱了时光。

  走进已不属于我的教室,已然重新修葺过,旧时的课桌覆上了时光的尘,人未走,茶已凉。记忆如此,有何必贪恋。但觉耳边尚有笔尖在考卷上轻吻的沙沙在回想。

  高三(21)班,新的教室,新的征冠军欧洲程,伴着新的同学再次踏上了不归路,教室大了许多,计算机配置很是不错,黑板换做了白板,老师们起初并不适应,可毕竟没有了粉尘飞扬,粉尘像是曾经的一切消失在了流年深处。

  清晨,疏朗的星光下已有读书的声音,课间庞杂的教室却不显前日的张狂。在这和人数倍增的教室里,埋头苦学的人为数不少,在表彰大会上都会有人默默专注于试卷。会有人只用了三周将英语资料全部完结,完备二详细的笔记斩断了一切臆想。几乎所有人都在努力,东隅已逝,桑榆非晚。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为了能够在高考后喜笑颜开地奔向追梦的旅途,为了能够理直气壮地将苦闷于疼痛在如雪片飘飞的纸页间撕得粉碎。

  眼看着一个个曾经的同学转身离去,看着一个个同学取得骄人的分数,看着一个个应届生在嬉闹中俯视群雄,一次又一次对自身价值的质疑与否定,那种迷茫,较之失败的曾经丝毫不逊色,看着那些同处一班却倍加努力的身影,不明就里的产生难以言说的恐惧,望着班主任满是期冀的眼神日日守望,说不清的压抑,与此同时还必须负担着成倍的期许,一次次耳闻目睹父母在挑选大学便莫名的冲动,我们用我们能够承受的一切阐述了何为高四,豺狼与虎豹穿行与前行的道路上,二身后一世沧海横绝。

  在这一条路上我们只能义无反顾。

  最初,体育课并无改变,集合,跑步,活动。后来没了体育器材,最后学校以扰乱秩序为名索性连跑步也取消了。任何事物都在改变,学习也一样。

  上课时会越来越多的走神,回忆起那些无关的人和事。或是同学离去的悠悠背影,或是背过的那些哀艳词句,或是前些日子冠军欧洲发生的那些不愿重提的事。只是与学习无关,二三尺讲台上老师的讲解正声情并茂。

  高四是一场梦与血泪的孤独苦旅。付出了太多,收获却寥寥无几,记得曾有同为补习生的学长说过:“补习是在原地踏步,没有后退,亦没有前进。”似乎是对的,看见成绩日渐下滑而那些如初生牛犊般的应届生昂首挺胸地跨入前排(MeiWen.com.cn),一次又一次的迷茫,而周遭也都是此般地无奈。

  高四也在时光荏苒里渐行数月,当初的激情冠军欧洲已一宵褪尽,两点一线间游移的依旧是与去年别无二致的张望与迷惘,乖嚚顽劣更胜曾经,无所谓的书山题海,无所谓的讲评练习。悉数视若罔闻,而后是灯光下的昏然欲睡。

  随着时光的流逝,焚膏继晷的看书少有 耳闻,通宵达旦的泡吧屡见不鲜。星光之下,激战正酣。整日慵傭只等周末半日休憩,然后终归死寂,如同是报栏里久不更换的纸张,腐朽,暗淡。

  纳兰说:“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其实高四又何尝不是?

  荒废在周而复始,时间却不紧不慢,似只在瞬目交睫的一刹便已远去,也许是前些日子发生了太多,模糊的时间的界限,就在顷刻间,流年就被飞扬成了碎片。

  前不久,在大门口看见了个熟悉的身影,伴着疑惑走去,没错,是他们,大一的同学们,虽是离去已半年,依然有着不同的亲切,一路上的说说笑笑最后却不忘归结于学习,那一刻,我抬头望向天空,猎户座的七颗星绚丽夺目。

  一个人的夜里久久不能入睡,遥望着蟾宫浩渺,远处月照青林,轻软。遥望着远处看不见的风吹落荻飘散如霰。重新审视这段时光,思索着何为高四,渐渐地,发觉自己再次荒废了岁月~高四呵!!

  高四呵,就当是一场天涯末路的征伐,披甲上马,向前奔杀,胜了,一片兵荒马乱;败了,一场血染天涯,我在荒芜人烟的古道上扬鞭策马,做一场生命深处的告别,开始最后一次出发!

查看更多:一切 那些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