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健康 > 正文

冬奥会,[下半辈子,不说爱,短篇都市言情小说,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下半辈子,不说爱

[2020-01-07 04:33:13] 来源:本站 编辑:小边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磊悠悠醒转时,看到她握着自己的左手紧紧地抱在怀里,就那么趴在床边睡着了,头上还缠了一圈白色的绷带。心里一阵强烈的酸楚涌上心头。想伸出手去取床头的毛毯给她披上,突然感觉到那里不平衡,腿部传来强烈的不适感。腿,我的腿,我的腿那,快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啊磊突然抓住她的双肩摇

  磊悠悠醒转时,看到她握着自己的左手紧紧地抱在怀里,就那么趴在床边睡着了,头上还缠了一圈白色的绷带。

  心里一阵强烈的酸楚涌上心头。想伸出手去取床头的毛毯给她披上,突然感觉到那里不平衡,腿部传来强烈的不适感。

  腿,我的腿,我的腿那,快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啊磊突然抓住她的双肩摇晃了起来。

  她的母亲也在医院陪护,一见女婿醒来就哭开了,傻丫头,出了问题为什么不和爸妈说啊,你说你们,你们都做的叫什么事啊。

  妈,女儿没用,让您担心了,我瞒着你们就是不想让你们操心。

  婆婆闻声冲了进来:儿啊,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

  又突然回过头来抓着她的手对她说:孩子,你别生气,也不许再提离婚,你等着,等他伤好,你公公说了,不会轻饶他的,会给你做主的!看着七十多岁的白发婆婆,因着急而微微颤抖的样子,她突然就好想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

  她有气无力地应了句:妈,你什么都别说了,我和他之间的事,再说吧,也不会怪二老的

  母亲对着她的婆婆怒目而视:亲家母,你说说看,我家女儿自从嫁到你家,对冬奥会老的,对小的,对她自己的丈夫有没有尽到责任,他居然做出这种事情!婆婆无言以对,只是一迭连声的道歉。

  她好想过去劝劝母亲,用手撑了一下,一阵眩晕袭来,仿佛连说话的力气冬奥会都提不起来了。

  头昏脑胀时忽又听到窗外有人在喊:快看那,冬奥会有人打架了,这是医院啊,也没人管管。

  就听公公在那里劝说:他大舅,不能打啊,不能打。

  这指定又是老公那个鲁莽的弟弟说错什么话了,和来医院陪护她的哥哥,一言不合,打了起来。

  她一急,差点从椅子上栽下去,恍惚间,听见喊医生的,骂磊的声音,乱做一团。

  离,这种人要他干什么,撞死他活该。这是同龄小姐妹的声音。

  不能啊,这话可千万别这么说啊,我儿有错,但罪不至此,你们就饶过他吧,离了,散了,孩子受苦啊,坑不到别人,千万别犯傻啊。这是婆婆的声音。

  这会想到孩子了,他做出那种事情时候,想过妻儿老小吗?对得起谁?这是围观人群中一个胖大嫂的声音。

  婆婆不再说话,只是把吓哭了的孙儿紧紧地搂在怀里。

  别吵了,都别吵了,我受够了,她在心里喊着,迷迷糊糊中竟又睡了过去。

  数天后,出院。

  磊始终不能接受失去腿的事实。脾气变得喜怒无常,数次故意打翻了她端来的饭食,对着她大声咆哮:你走吧,我们离婚吧,我有罪,我无地自容,就让我自生自灭好了,我不想拖累你。甚至动手砸烂了他能伸手够到的一切物品。威胁她如果再不答应离婚,就绝食自戕,直到她同意为止。一遍又一遍反复强调:我欠你的,我补偿你。

  补偿-----?磊的话,轻易就戳痛了她。

  之前那些镜头如同电影慢动作回放一般,从眼前一一掠过,激烈的争吵,雨水打在脸上生生的疼感,以及刺耳的刹车音

  你就用这么残忍的方式来补偿我,我的痛苦这样就能修复?

  这是我唯一能补偿你的方式,我罪有应得,我不该相信那个女人,许诺给我加薪,提我做经理,到最后才知道我只是她的猎物之一。我,我悔啊,现在更是不该拖累你。磊愧疚难当,一心只想解掉心灵上的枷锁。

  磊,别再说了,如果不是你追我出去,我们也不会遭遇车祸,你的腿也就不会

  不怪你,这半年内我也彻底想通了,这个婚我是离定了。磊的话,在她心里又是一阵翻腾。

  离婚,半年前,磊提过,那是为了他自己所冬奥会谓光明的未来。

  车上的女性小饰品,磊身体上隐约的吻痕,以及对她逐渐冷淡,疏远的态度。那个她,是多么迫不及待的想告诉自己,磊在冬奥会外面有另一个女人的存在。

  麻木,甚至假装视而不见更是加深了内心的屈辱,说不恨是不可能的。当初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离婚起诉该是她递的。

  只是,孩子,想到孩子,她的心又软了,所以(美文网 )。

  一个月后,公园林荫小道上。

  磊止住轮椅的前进,鼓起勇气问她:你为什么不走,婚都离了,你没有责任,也没有义务再照顾我了,是因为爱吗?

  不,我们都没资格说爱,我没有,你更没有,不然我们的婚姻也不会走到这一步。磊,你知道吗,当医生下病危通知单那一刻时,我就完全原谅你了,所有的恨,所有的伤害,一瞬间烟消云散。只想你好好活着,活着就好。这个时候,我不会走,也不能走,孩子还小,况且你也需要过程适应,给我点时间吧,两年,照顾你两年为期,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好吗?

  我对不她抬手制止了磊的话。

  傻瓜,别说了,从现在起,我们不说亏欠,不说爱,我们用心,心若在,一切都在,下半辈子不说爱,好吗?

  起风了,她蹲下了身,拉了拉盖在磊腿上的毯子。

查看更多:她的 孩子

为您推荐